连接器|连接器论坛|连接器网|连接器吧—中国电子连接器行业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5|回复: 0

冷漠,无法承受的心凉之痛

[复制链接]

166

主题

167

帖子

772

积分

家累千金

积分
772
发表于 2018-12-25 20: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发生在东城区和平里某小学的较为危重的校园学生伤害事故,看似是个意外,本也应该是在事故相关各方共同面对受伤小学生治疗、休养、心理安慰和对受伤学生家长给与适当帮助、慰藉的情况下来处理这一伤害事故。但是,事故后续处理过程中各方的态度表现很是超乎正常。肇事学生家长的冷漠无情、固执失德和学校领导的优柔寡断、不按规范的程序协调处理问题,相互推诿责任,互不担当作为。致使现在事故责任模糊不清,受伤害学生的治疗、营养等费用无责任人承担,那怕是明确的承诺都没有。受伤学生在忍受着疗伤之痛、思学之苦,家长在为孩子治疗四处奔忙、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的同时,还要承受着肇事学生家长冷漠无情、不负责任态度和作为带来的精神刺激之痛。

  一、事故的发生及救治:

  2018年10月9日下午两点半左右,丸子(伤者化名)在学校操场上活动期间,在操场上站立未动的情况下,被同班同学阿古达(肇事者化名)推倒在地,阿古达压在了丸子身上,导致丸子后脑着地受伤(有清楚的探头录像为证),被老师送往校方医务室进行检查。

  由于事发时临近放学,丸子妈妈接到当值老师的微信通知后,立刻赶到医务室,看到丸子和阿古达两人并排站立在墙边,丸子脸色苍白,头晕呕吐。3点以后,肇事学生阿古达的母亲王宏也接到学校老师的通知来到学校。此时丸子的伤情状态愈发严重,随后在学校刘静老师的陪同下,双方同学的家长一同带丸子同学赶往医院救治。

  下午4点送到北京儿研所救治,被诊断为“右侧硬膜下出血、右侧颅骨骨折、头皮血肿”。此时显示丸子的颅内伤情已经比较严重了,阿古达的妈妈王宏说可以去朝阳医院再拍个片子看看,于晚上7点20左右将伤者送到了阿古达妈妈王宏工作的北京朝阳医院继续检查救治。其间阿古达的爸爸巴特尔也闻讯赶到了朝阳医院,原来巴特尔就是原武警二院神经外科专业医生,巴特尔凭借着专业技能和经验从儿研所和朝阳医院的CT片子上看出受伤的孩子颅内还在继续出血,随又建议转院救治。后送到北京儿童医院,此时已经夜10点多了。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肇事学生家长巴特尔作为神经外科专业医生,有着专业技能和经验,从CT片子上看出受伤的孩子颅内还在继续出血,伤情危重。可他并没有告知大家伤者危重的实情,只是建议转院救治。而且巴特尔以救护车到达时间较慢为由,阻止呼叫专业救护车转院,只能抱着孩子坐立乘坐普通轿车移送,实际上颅内出血需要乘救护车平躺移送才对伤者伤情有利。至此,孩子到了儿童医院又加大了颅内出血量,加重了伤情。儿童医院急诊留观,转入了ICU病房,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非专业的伤者家长不懂,懂专业的肇事者家长不说,几经转院时间过长,不专业的转院移送伤者出血量加大,超过了手术指标,错过了急诊手术的最佳时机,给伤者后续救治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

  

  二、巴特尔的无情冷漠和治疗刁难

  伤者救治初始几天里,在朝阳医院、儿童医院急救时肇事学生家长巴特尔、王宏还是交付了救治的住院费用。为此,尽管看到孩子的伤痛心疼,还是有些宽慰,肇事学生家长还在一起努力的跟治。可是没过几日巴特尔、王宏的冷漠无情、毫无道德水准的失信言行和所作所为就充分的暴露出来了。不在积极跟进治疗,拒交后续治疗费用,对受伤的孩子不闻不问,对伤者家长的电话拉黑拒接,玩儿起了失踪。后来巴特尔亲自道出了他们这样做的心思,巴特尔说道“我家开始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是说我的孩子把同学从楼梯上推下去了,在学校的误导下我们才主动地交了前期的救治费用。现在知道了是在操场上发生的,不是恶意的行为,我们只能承担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责任。”在两个月的治疗期间,巴特尔在学校的推诿纵容下,不仅对受伤孩子不闻不问,而且还给正常的救治过程设置了很多的障碍。

  

  因错过急诊最佳手术时间,医院建议暂时出院保守观察,对出血症状缓解后再行手术。就在10月30日丸子的父亲为孩子办理出院手续时,肇事方孩子的家长巴特尔却要求丸子爸爸去找医院修改出院证明,要求将医嘱修改为丸子自己摔伤,这样修改可以通过医保的方式报销大部分治疗费用。巴先生的这一要求被医院断然拒绝,医院强调修改医嘱是违规行为,受伤的孩子是被他人推到摔伤,跟是否故意没有关系,除非事实上是孩子自己摔倒的。学校视频监控的清晰显示,受伤学生是在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另一同学推倒摔伤。

  尔后,巴特尔坚持以不修改医嘱,医保不能报销,就再不配合办理出院为手续,进而将伤者家长手机拉至黑名单,拒接电话。而更让伤者及家人意外且愤慨的是,不修改医嘱,巴特尔就不给办理出院手续(因为住院押金收据在其手中)。不办出院手续,病人就不能出院。此次出院最终伤者家长无奈之下,只能与医院签署了“如没办理出院手续自行要求出院,后果自行承担”的证明,才将孩子接回家。直至伤者再次住进手术医院时,因此时儿童医院的出院手续仍未办结,伤者在儿童医院住院病历都不能复印出来。手术前所需的以往伤情数据都是重新检查、化验,无端又给受伤的孩子增添了不应有的额外痛苦。

  

  再整个治疗期间,巴特尔一家从来就没有对受伤的孩子给与任何关心、看望,甚至一个问候电话都没有打过。巴特尔一家就连最起码的仁爱之心都没有,更何况担当负责之举。

  作为一个医生唆使他人修改医嘱,作为一个父亲更是冷漠无情。让人不禁唏嘘这样的医生医德何在,这样的父亲良知何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连接器吧 ( 苏ICP备12029658号-1 )

GMT+8, 2019-12-10 16:01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